那些隐身民宅的求职公寓 那些有关年轻和创业的故事

发布时间: 2013-12-23 09:51:50

   12月16日傍晚,隐身于义乌南方联附近一幢居民楼的一家青年求职公寓内,四个小伙子正围坐在客厅内聊天、上网。过了一会儿,一个女孩子推门而入,打个招呼便走进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专门面向大中专毕业生的求职公寓,因为外面没有任何招牌与标志,入住者都是通过电话找上门来的。刚开办时,老板钱雨峰经常要深夜出门接人。

    消费 最低每晚15元

    当天没有接到“入住电话”,钱雨峰带记者到各房间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入住者小李是西安人,今年25岁,毕业于西安文理学院。2年前,他怀揣着梦想和几百元钱,只身来到义乌求职,住的就是钱雨峰开办的求职公寓。这段时间,因为中途换工作、参加本科学历考试,又回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初到义乌,宾馆动辄几十上百元一天的费用,让我们有些承受不起。求职公寓每晚15元,可以免费洗热水澡、看电视,还可以认识一帮朋友,很适合我们。”

    小李住的房间只有不到20平方米,3张高低铺木板床、2张桌子,窗台上放着洗发水、肥皂,床沿上挂着各人的衣服裤子。

    空间狭小,但小李显得颇自在,他打开笔记本电脑,坐在床上开始学习。他的一本工作簿首页写着这样一句话:“行伟大之思者,必经伟大之迷途”,以此激励自己。

    钱雨峰是绍兴嵊州人,他的求职公寓内住着8个人,其中有3个是来义乌开网店的高中同学。他说,去年公寓入住高峰期,经常住着十七八个求职者。

    目前,义乌城区大多数单间出租房的月租金为300~700元,很多房屋出租都以年租和季租方式支付费用,而旅馆价格又相对较贵,对一些跨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来说,有些昂贵。因而,廉价的求职公寓吸引了年轻人的目光。钱雨峰的求职公寓四室两厅两卫,共130多平方米,拥有铺位20个,散客入住每晚15元,3天起租,包月只需300元。

    限制 只住有文化的年轻人

    入住求职公寓,有一个特殊“门槛”:入住者必须有中专以上学历,年龄在38岁以下,入住时须出示学历复印件和身份证。

    “有文化的年轻求职者在一起,才有更多共同语言。”钱雨峰说,这样做是为了控制人员构成,有利于安全。

    钱雨峰还为公寓制定了“寓规”:房间内不准抽烟;入住者最好晚上12点前回来;晚上熄灯后不能喧哗。他说,公寓运营近2年来,已接纳上百名求职者,其中不少人是长期租住者。

    一名入住者称,刚到义乌找工作时,他对价格低廉的求职公寓的安全性、防盗等措施也有所担心,总是将随身物品、手机等看得紧紧的。不过,因为室友都是同龄人,且都是来求职的,让他放心不少。后来,大家还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钱雨峰也表示,公寓开办以来,仅发生过一起失窃事件,丢了一台旧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现象 变身“藏龙卧虎”的创业园

    隐身江东街道某小区的“青年汇”大学生求职公寓,几乎可以用“高端大气上档次”来形容。公寓老板网名叫“英雄”,他租下了半幢“别墅”,一楼是厨房和客厅;二楼是一个走廊和茶厅,还有一个小房间;三楼是求职公寓,四楼自己一家三口住。

    “三楼有4个房间,可以同时住下10多个人。包括6人间、2人间和单间。”“英雄”说,房子的年租金是6万多元,现在“求职公寓”内住着5个小伙子,全是做电子商务的。

    来自江苏泰州的小杜11天前刚到义乌,450元包月,这几天他与室友们已熟络。

    晚上8点多,5个小伙子凑在一起聊天,他们都是大专或者本科毕业,虽然来自天南海北,但很快能聊到一块,理想、生意、家庭,都是大家的话题。这时,“英雄”的妻子不失时机地泡了几杯奶茶端上来,让“求职公寓”立马有了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英雄”说,“青年汇”开办已2年,进进出出的人很多,大多是草根,但他见到的这些人大多都很有些想法或志气,不乏走出一些创业成功的“牛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原先在宾王广场开过‘青年汇’求职公寓,那里有点类似‘蜗居’,4室2厅住着20个人。那时我们一起玩的好几个人,现在身价已几百上千万了。”“英雄”说。

    钱雨峰开办的求职公寓内,也有这样的人。“以前我们这里有个住客叫‘老罗’,湖州人,1979年出生,在义乌赚过几百万元,也在我们这住一段时间,那时天天给我们弹吉他。”钱雨峰说,在他那里住过的,现在有在新疆卖煤炭的,有在舟山当船手“跑船”、周游列国的,也有一些因为找不到工作打道回府的。

    据介绍,现在不少大学生求职公寓,实际上已变身创业公寓,里边流动着不少草根创业者。

    故事 冷不丁会“飞”出情侣

    “求职公寓”的故事还不仅于此。“英雄”说,“求职公寓”内还冷不丁会飞出几对情侣。他介绍,2010年春夏之交,有一个叫“小乐”的女孩,与同公寓内的一个男孩子谈恋爱,两人一起开了个十字绣网店,后来结了婚。“今年,小乐与老公吵架,住到我现在的‘青年汇’公寓里来,住了2个星期,她老公憋不住了,过来接她。不过,他已不是以前的‘屌丝’,而是开着奥迪Q5的小老板。小乐说,生意最好的那一年,他们赚了300万元。”说起这些故事,“英雄”会心一笑。他说,在宾王求职公寓内,另外一对成功的情侣,现在也发了财。

    “今年,《爱情公寓3》热播时,有记者打电话来要采访我们求职公寓。”“英雄”的妻子说。

    困难 在夹缝中求生存

    求职公寓虽然深受青年喜爱,但它们依然在夹缝中生存。

    前天,记者经百度搜索,拨打了6家义乌青年、大学生求职公寓业主的电话,只有2家表示现在还在继续营业。义乌南方联附近一家求职公寓的业主苏先生说,四五年前,南方联周围有近20家“大学生求职公寓”,但坚持下来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钱雨峰也表示,刨去水电费,他一年辛苦下来也就挣一两万元钱,有时甚至不挣钱。

    除了管理不善,消防安全不过关也是部分求职公寓关门的原因。苏先生说,五六年前,由于消防检查不过关,多家求职公寓被断网断电后关门。

    昨天,“青年求职公寓”的话题,也在稠州论坛上成为热帖。据悉,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大城市,几年前流行的“日租房”、“求职公寓”,经公安、安监等部门的消防安全整治,目前有的已转化为通过审批有营业执照的“日租公寓”,纳入了旅馆、酒店行业的管理。

    义乌稠州论坛网友“雨落寒梢”说,求职公寓减轻了大学毕业生求职过程中的经济负担,但目前大部分求职公寓勉强维系生存,而且前景难测,有的本身不规范,他希望政府部门能对这一新兴事物加以扶持和规范。

    义乌市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义乌求职公寓的面积不大,通常为一两百平方米,入住者相对固定,类似于短期合租行为。“‘日租房’一般不被允许,其他短期公寓出租行为,大多纳入出租房管理范畴,因此并不需要办理旅馆业所必须持有的特种行业许可证,但消防设施必须合格。”

    义乌市消防大队一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经常检查求职公寓,内容不外乎看其消防设施是否齐全,是否符合消防规范,并没有搞“一刀切”。

2018年第01期